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中国历朝美女系列─陈圆圆

中国历朝美女系列─陈圆圆

时间:2019-11-13
明月西斜,银光遍撒。羊肠道上吴春生手握小酒瓮,脚步蹒跚的走着,斜月把  
他的身影映得长长的。  

吴春生边啜饮、边喃喃:「……真是见鬼了!竟然连输三天……连老婆都气得  
回娘家…」脑子裏又浮现出刘豹的恶状:『…吴春生!再给你两天的时间…把五百  
两银子凑足…不然…嘿!嘿!嘿!…』  

吴春生不禁打个寒颤,忖思:「…这钱庄的刘豹可不是甚幺善男信女…」吴春  
生有点后悔:「……当初真不该跟他借银子想翻老本……借两百、还五百……两天  
要还钱…唉!…吾命不保矣……」  

思忖间,吴春生走到家门,站在门口犹豫半天,终于长歎一声,推门进入。当  
吴春生经过第二间房门时,突然停脚,仰着头若有所思。良久,吴春生便作了决定  
似的喝完最后一口酒,随手抹一下嘴唇,伸手轻轻的推开房门。  

吴春生蹑手蹑足来到床边,看着仰卧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女孩。这女孩年约十岁  
左右,稚气的容貌中透着一点豔丽,眉弯睫翘、鼻挺腮嫩、半点朱唇,雪柔的肌肤  
、修长的身形,可以想像这小女孩长大后,定然是个绝色美女。  

吴春生的眼光投向小女孩的胸口,只见尚在发育中微凸的胸部。『咯噜!』吴  
春生吞了吞口水,伸出微微颤抖的手,摸向小女孩的胸口。吴春生手触下虽是隔着  
衣服,却可以感觉到小小的乳房既柔软又有弹力,不禁浮起一股兽性的淫欲,胯下  
的肉棒立即挺硬起来。  

「啊!…」小女孩在睡梦中,鮰胧觉得胸部被人揉捏着,睁眼一看,立即闪身  
缩在床角,既惊吓、又羞怯,嗫嚅的说:「…姨…姨父…你要干甚幺……」  

吴春生略为一怔,立即露出无耻的淫笑:「…圆圆,别怕!…来!让姨父好好  
的疼疼妳…」吴春生爬上床,接近陈圆圆,笑裏藏刀的说「…来!别躲着…」  

陈圆圆顿时泪流满面,哀求着「不要…姨父…不要过来…」边说还伸手推拒着  
、双腿轮着乱踢。  

吴春生不管陈圆圆的反抗,找到空隙便紧紧的搂住陈圆圆,把她按在床上,翻  
身压着,嘴裏急急的说:「来!让姨父亲一下……」话尚未落,便如雨点般的亲吻  
着陈圆圆。  

陈圆圆奋力的扭动身体,企图挣扎摆脱姨父的魔掌。但是,陈圆圆并没因而脱  
身,反而因为身体的扭动、磨擦,更激起吴春生的淫欲。  

『嘶!…』陈圆圆的衣裳,被吴春生粗暴的撕裂。『唰!…』随着一片一片掉  
落地上的碎布,陈圆圆雪白的肌肤渐渐显露。  

「…不要…不要…」陈圆圆的叫喊声越来越沙哑,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弱,一  
股哀伤的气息笼罩着全身,让她觉得自己彷佛也被撕成碎片散落了一地。  

陈圆圆的整个阴户展现在眼前,阴道上的三角洲地带只长出一些稀疏的淡色阴  
毛,显然还没发育成熟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盖住阴道口,翻开就可看到粉红色的肉  
芽,整个阴穴都呈现粉红般的处女颜色。  

吴春生的双手、双唇在陈圆圆的身上忙碌着:嘴唇亲吻、磨擦着陈圆圆的胸前  
、小腹、大腿……一手在陈圆圆微凸的小乳房揉捏着,一手在陈圆圆长着稀疏嫩毛  
阴户上抠搔着。  

陈圆圆一点快感、兴奋也没有,只是闭着眼,任由泪水源源流下。虽然她闭上  
双眼,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姨父对她的肉体,投以饑渴的目光。对于自己全裸的身  
体,全部被姨父尽情饱览、抚摸,从心中升起羞耻感。脑海裏萦回的只是哀恸、惊  
吓、无助、怨恨、绝望……  



陈圆圆,生于明末江南。幼年父母双亡,便由姨母收养,而姨父却也因嗜赌贪  
杯,而家道中落。陈圆圆在十岁那年被姨父强暴后,被姨父卖入烟花妓院中,以还  
赌债,从此陈圆圆便沦落风尘,过着送往迎来的神女生涯。  

作为无名的“雏妓”的陈圆圆努力的学习戈腔俗调,也经常向民间老艺人请教  
,教曲的技师也十分怜惜,精心地点拔她。  

陈圆圆了解当时的环境,她知道在明未江南的妓院中,做不了出色的女演员也  
就成不了名妓,所以勾拦中人对串戏之类是很看重的。而且陈圆圆也很想藉着广泛  
交际的机会,结识一些名士,出籍从良,因为明未的社会,封建土大夫生活总是追  
求浪漫,很多人也是征歌逐妓,迷恋声色。  

陈圆圆从进入妓院中后便努力读书识字、学戏唱歌,后来也能写得一手好词,  
遗有【畹芬集】、【无余词】……等诗词,而大都是词意凄切哀怨。  

陈圆圆十八岁时,在苏州登台演出戏曲,自称为“玉峰女优陈圆圆”。她演的  
是花且,演得是“体态轻盈,说白娇巧。”一下子,因俏丽绝色,能歌善舞。使她  
成了走红的红歌妓,从此声名大噪,四海闻名。  

冒闢疆,乃江南名土,是有名的江南四公子,他在崇祯十四年和陈圆圆初相逢  
,少年惆党的冒闢疆第一次见到陈圆圆就为其所迷,有意将她接回从良。到了进京  
赴试前夕,陈圆圆便把自己完全托负给了冒闢疆。  

道别前夕。在热烈的拥吻后,陈圆圆对冒闢疆说:「我是风尘女子,残花败絮  
,今蒙公子错爱,愿终生以报。」说罢,陈圆圆不禁热泪盈眶。  

冒闢疆疼惜的亲舔着陈圆圆脸庞的泪痕,温柔的说:「圆圆!快别这幺说,虽  
然造化弄人、天妒红颜。但我对妳却是一片真心,我可对天发誓……」陈圆圆连忙  
用朱唇封住冒闢疆的嘴,不让他说下去。  

冒闢疆紧紧的搂抱着陈圆圆,把舌头伸进她的嘴裏搅拌着,两条灵活、湿软的  
舌头互相在交缠着。冒闢疆觉得从陈圆圆丰满、柔嫩的双峰,不断传来心跳的震动  
与热度,让自己渐渐燃起熊熊的欲火。  

虽然,陈圆圆那圆润、有弹性的乳房,冒闢疆己爱抚过、亲吻过很多次,但依  
然令他爱不释手。他们一丝不挂尽情的在大床铺上翻过来、滚过去,互相抚摸、亲  
舔着。  

陈圆圆柔软的手指,轻轻握住了冒闢疆的阴茎,温柔、和缓的套弄着,朱红的  
樱唇亲吻着他的胸膛,然后慢慢向下移动,经过小腹。陈圆圆略微抬起红润的脸庞  
,瞄一下冒闢疆沉醉的神情,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,便张嘴含阴茎上的龟头,在那  
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,她的柔舌轻轻在舐,冒闢疆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。  

冒闢疆望着陈圆圆的舌头在龟头上打转,让自己有难以形容的刺激与感动。虽  
然陈圆圆还没有把整根玉茎含进去,但冒闢疆已经很满足,因为以她的高傲冰冷形  
象,居然肯如此屈就,让冒闢疆感到万分爱怜、疼惜之意。  

陈圆圆张开小嘴,慢慢把冒闢疆的肉棒含进去,这种滋味实在好得到不得了,  
让冒闢疆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来,藉着呻吟以图宣洩内心的兴奋。  

陈圆圆温柔的舐着、吻着,终于完全吞没了。冒闢疆觉得兴奋至极,挺一挺腰  
,让肉棒在陈圆圆的嘴裏抽动起来。陈圆圆只是紧紧的含着、吸吮着肉棒,手只还  
不停的扫拂冒闢疆的阴囊。  

刺激的程度令冒闢疆无法抑制,只觉得肉棒一阵酥酸就要泄了!「…圆圆我…  
…」冒闢疆急急叫着,提示陈圆圆,并企图移开肉棒。冒闢疆心想若不避开,陈圆  
圆一定会吃到射出的秽物。  

可是陈圆圆不但没有避开,反而吞吐得更厉害,而且双手紧紧扣住冒闢疆的后  
臀。冒闢疆无法再继续忍耐,「啊……」一声长叫,随着肉棒一阵抖动,一股股的  
热流便疾射而出,贯喉而入。  

『咕噜!』陈圆圆完全承受了,她继续的吮吸着,直到冒闢疆激动的龟头不再  
跳动,她才吐出肉棒,并仔细的舔拭着。  

冒闢疆似乎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与感动,有感而发的说:「……圆圆,我  
爱你,我永远爱你!……」  

陈圆圆带着满足、幸福的微笑,让冒闢疆躺卧床上,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着  
肉棒,然后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冒闢疆的臂弯。冒闢疆轻吻陈圆圆的额头,揉着她  
长长的秀髮,表示自己的爱意与感谢之情。  

陈圆圆的大腿轻轻靠着冒闢疆的身体磨擦着,玉手也在着冒闢疆的胸膛,有一  
下没一下轻拂着,让冒闢疆又按捺不住地拥吻着她,陈圆圆也热情地和他再次四唇  
相接。陈圆圆的小舌在冒闢疆的口腔裏撩弄着,冒闢疆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。很  
快的冒闢疆垂垂的肉棒又再坚硬起来,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热挺拔。  

陈圆圆感受到冒闢疆胯下的骚动,娇媚的呻吟着:「哦!你…你好坏喔……」  
陈圆圆娇羞的推开了冒闢疆,轻轻转身。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,让冒闢疆  
更加疯狂、更加亢奋。  

冒闢疆扑过去拥着陈圆圆,让坚硬的肉棒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股沟,双手就揉  
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。冒闢疆这才觉得陈圆圆的后臀早已被淫液湿透了,  
而且丰乳上的蒂蕾也挺硬、发烫。  

冒闢疆轻轻地将陈圆圆的身体翻过来,一翻身便压伏在陈圆圆的身上。冒闢疆  
摆动下身,磨擦着陈圆圆柔滑的肌肤,嘴唇却在吻她的眼、她的睫毛、她的鼻子,  
而双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。  

陈圆圆的呼吸开始急速,随着冒闢疆的手开始探进她的私处,她很有节奏的在  
低叫,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热的嘴唇。当冒闢疆将手指探入她滑腻的阴道裏,陈圆圆  
不禁一声轻吟,全身又是一阵颤慄。  

冒闢疆欣赏着她欲念昇华的神情,慢条斯理的撩拨着。冒闢疆并非有心戏弄陈  
圆圆,只是充满怜香惜玉之爱怜。但这种激情的爱抚却让陈圆圆感到春情蕩漾、心  
痒难忍,而不停的淫呓着、扭动着,还不时挺着下肢,配合着冒闢疆手指的探索。  

冒闢疆抽出手指,一股湿潮随之涌出穴口,陈圆圆顿时觉得阴道裏一阵空虚,  
「嗯!」一声,便伸手抓着冒闢疆的肉棒顶抵着屄洞口。冒闢疆似乎听见陈圆圆含  
混的呓语说:「…我要…我要……」  

冒闢疆在也忍不不住了,只觉得一股淫欲直掼脑门。冒闢疆深呼吸一口气,然  
后一沉腰身,『滋!』肉棒应声而入直捣黄龙,完全抵住了陈圆圆最深处的子宫。  

「啊!」陈圆圆一声满足的淫蕩声,双眉一皱、樱唇半开,双手紧紧箍着冒闢  
疆的屁股。陈圆圆似乎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裏找到了充实的来源,一种完全的充  
实感,令她又开心又满意。  

冒闢疆只是完全送了进去,紧紧抱着陈圆圆柔软的身驱,却按兵不动,体会着  
硬硬的肉棒抵住了她暖暖地方的感觉,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这比起乱沖乱撞  
而发洩了的感觉,截然不同。  

但是陈圆圆温润的屄穴裏,有如咀嚼般的蠕动着,让冒闢疆觉得一阵阵的酥痒  
,不禁抽动一两下。但阴道壁上的皱折颳搔龟头凸缘的舒爽,却让冒闢疆忍不住的  
抽动起来,而且节奏由慢渐渐加快快。  

陈圆圆的阿娜腰肢在迎合、在捕捉,半开半合的小嘴在呻吟、低叫,促使冒闢  
疆的欲念昇华。陈圆圆的高潮像澎湃的浪花接二连三地汹涌而至,下身像浸泡过水  
一般又湿又滑。  

突然,冒闢疆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啸一声,『嗤!滋!』一股股的浓精,激射而  
出,淋漓尽致地完全射在陈圆圆的体内。  

「喔!」陈圆圆也叫了,暖烘哄的热流有清泉源源不断。香汗淋漓的陈圆圆紧  
紧的拥抱着冒闢疆,屄道裏还一缩一缩的在吸吮着,似乎想完全将冒闢疆吸了进去。  

冒闢疆强而有力的发射,让肉棒依然在跳动,他把陈圆圆抱得更紧,有如雨点  
的亲吻着她的脸颊。高潮后的陈圆圆嘴角挂着笑意在喘气着,在回味着这份难忘的  
意境。  



『……圆圆,等我!等我取得功名后,我一定来接妳回家……』这两个月以来  
,冒闢疆别离前的话,一直萦回脑海,陈圆圆一直癡心地等待着心上人来接娶。  

在黑暗的封建社会时代,一个如花似月的美丽女子,往往会给自己带来重重灾  
难,正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。尤其是灾荒之年,遭遇兵荒马乱,年轻女子的命运,  
就更是朝不保夕了。正当冒闢疆由外地赶回苏州,欲与陈圆圆结秦晋之好的时候,  
却祸从天降,让他含恨终身。  

当冒闢疆回到苏州时,陈圆圆已被一位老色狼田弘遇抢先给赎走了。这件事促  
使冒闢疆更加紧寻访另一个“失蹤”已久的红粉知己──董小宛,他深怕再重蹈覆  
辙。(※打个小预告:董小宛与冒闢疆分分合合之故事,下篇再表。)  

田弘遇做过扬州把总的官,女儿又被崇祯选封为贵妃,因而官封左都督,在皇  
亲国戚中飞扬跋扈、不可一世。陈圆圆虽然百般不愿,却又得不到旁人的援助,因  
为没人敢得罪田弘遇,只好含泪跟着田弘遇回府。  

田弘遇带回陈圆圆后,为了讨主子欢心,便将陈圆圆送进皇宫,準备给皇帝聊  
以解忧。晋见时,陈圆圆着红霞仙子裳,蛾眉淡扫,但身处国难当头的崇祯那有心  
思瞥睹倾城好颜的江南佳丽。  

崇祯连看都没看一眼,只淡淡地说:「国家弄到这个地步,我那有闲情逸致?  
…」便挥手下令将她送走。陈圆圆也只有抱着“明眸皓齿无人惜”的万分委屈心情  
回到了田府。  

陈圆圆一回到田府,田弘遇喜形于色,搓着双手淫笑的说:「……嘻,皇上不  
知爱惜佳丽,我可不能暴殄天物……嘻…来,来…」说着就拉着陈圆圆直奔内堂寝  
室。田弘遇未等站定,即猴急的先扒光自己,再伸手替陈圆圆宽衣解带。  

锦绣朱红的鸳鸯铺垫褥上,仰卧着陈圆圆雪白柔嫩、凹凸玲珑的娇躯;身上却  
压伏着瘦如乾柴的糟老头──田弘遇。  

只见田弘遇的臀部急速的浮沉着,嘴裏还『哼!哼!』不停的喘息着,双手更  
是贪婪、无所忌惮的在陈圆圆的身上胡乱摸索着。没两三下功夫,「啊!爽!」田  
弘遇便在一阵胡乱抖动中泄了。  

陈圆圆正觉得阴道裏一阵阵酥痒,情慾也慢慢在被挑起,却感到阴户中的肉棒  
一阵缩胀,一股暖流随即笼罩全身,不禁「嘤!」一声,只觉得一阵哀怨、不满,  
有如重石压心一般,恨恨的瞪了田弘遇一眼。  

『砰!』田弘遇滑落陈圆圆的身上,重重的躺在床上,自顾气喘嘘嘘的。陈圆  
圆转头看着垂软的肉棒,一声轻歎,便伸手握住,轻轻的把玩着,企图唤醒它,让  
它稍后可以一解自己空虚的馋思欲。